网站首页 >> 泉源楚韵 >> 文章内容

担竹子·望祭岭房黄松树

[日期:2024-01-24]   来源:湖南宁乡泉塘黄氏  作者:湖南宁乡泉塘黄氏   阅读:286[字体: ]

担竹子·黄松树

        我干过一次刻骨铭心的苦力活。那是1974年8月的事了。
        那时,我高中毕业。一天,吃过晚饭,去生产队参加社员大会。队长安排了几项工作,他说:“有一件重要的事,队上有四根楠竹指标在日华,需要安排一个人去担回来。另有湖田坝生产队也有同样的差事,他们派了一名姓黄的同志前往,可以和他一起去。有报名的不?”
        话音一落,社员们就议论开了。年长的说岁数大了,不能去。年轻的说不熟悉路程,也不敢去。大家你一嘴,我一舌,就是沒人报名。
        “我去。”我轻轻说道。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我接下了任务。
        会后我立马来到湖田坝生产队,找到了黄老,共同商定了出发的时间和有关事项。  
        第二天,按照约定的时间,我们带着干粮,很早就出发了。途经严冲、排头岭、花石、龙口、日华,大约下午四点到达了目的地。那里山高路远,放眼望去全是竹林。
        为了第二天早些赶路,我们马不停蹄地开展工作。先去林场,找到场长,出示了相关证明,然后由工作人员领路来到砍伐区。竹子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砍伐的,它的年龄、密度、健康状况(病虫伤害)等都有讲究。砰、砰、砰!三五两下,一根竹子倒地,接着第二根,第三根……八根竹子相继横卧山坡上。   
        按照黄老的指点,学着他的样子,我把竹子两边配匀,前后长度基本对称,把扁担放在竹子的着力支点,两边牢靠地绑扎,再把4根竹子的尾部交叉固定,形成“A”字形整体。一切到位,于是放到肩膀上试了试,感觉前后左右搭配均匀,还做了个休息时的演练:把腰一弯,竹子的前部落地,将整个竹担从肩膀上卸下,往墙上一翻。竹担便稳稳地靠在墙边。  “好,好!不错!”黄老连连称赞。   
        下一步是寻找歇宿的人家。离开林场,还沒有完全下山,路过一处平房。我们商量就近歇宿。就在这时,坡路上走来一个年轻伢子。他渐渐走近,越看越像我四中的同班同学。再近一点,两人都认出了对方。“胡争鸣!”“黄松树!”在同学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。
        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又踏上返程之路。
        上午九点多,我们来到了龙口,遇上赶集高峰。窄长的龙口街上,人头攒动,步履艰难。在人最多的路段,来来往往的行人穿梭在我的前后左右。为了不被竹子划伤,他们的手不是朝这边一拉,就是往那边一推。我跳舞似的艰难移步,额上的汗珠雨珠似的,上衣早已不见一根干纱。就这样停停打打,好不容易才通过龙口街。下午近五点,到家只剩大约一公里了,可是从沒这么负重远行的我,被热、累、饿、渴、乏折腾得早已精疲力竭了。  咬着牙,半小时后,终于将竹子放进了生产队仓库。
        洗完澡,一挨枕头,我就睡着了。第二天起床,感觉一身像散了架似的。穿鞋时,发现两只脚长了多个水泡;洗漱时发现双肩红肿,火辣辣地痛;左拇指刺痛不已,仔细一看,皮下还留有竹刺。  
        担竹子成了我人生的第一课,劳累和伤痛浸润了我的人生,促我攀登,催我奋进。恢复高考后,我考上了医学专业,当了一名医师,得到领导的器重,也赢得患者的颂扬。
        今天回忆起那趟苦差,用自己的双脚丈量了往返上百华里的路程,挑回了百二十斤的楠竹。虽然受了一些苦,流了不少汗,但给我留下的回忆是美好的。挑战自我,收获了与困难斗争的无穷快乐。

作者联系方式——
邮编:411228
通信地址:湘潭县易俗河镇雪松路口宏通名居四栋401
手机号码:15343028122

特别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