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> 泉源楚韵 >> 文章内容

母亲的雕虫小技-望祭岭房黄松树撰

[日期:2024-02-02]   来源:湖南湘乡望祭岭黄氏  作者:黄松树   阅读:166[字体: ]
母亲的雕虫小技
文/黄松树
        我的母亲去世近三十年了,却经常回忆着她,特别是她的那些手工绝活,在我的人生中永远也不会忘记。下面我来分享一下母亲的部分雕虫小技吧!
一、做布鞋
        母亲做的布鞋不只家人穿过,我的伯伯、舅舅、邻友等很多人都穿过她亲手做的布鞋。
        做布鞋有很多工序,先是打壳子为放样准备材料,然后放样、叠底、纳鞋底(又叫打鞋底)、裁剪鞋帮、绱鞋、楦鞋、修整抹边等等,每个环节不能马虎,而且很有讲究。做鞋子都是一些手工活,不像现在有机械化成批生产。母亲做的鞋子是亲手一针一针来完成的,鞋底是碎片布料一块一块叠加而成,纳鞋底经常纳到三更半夜,鞋子上面的针线功夫一排一排,既美观又紧凑。母亲用过的钻子在关键点上可见一道又深又光滑的环状凹痕,铁质针抵(一种常用工具)上的小凹好几处被磨穿了,如果这样推测母亲的手是金属制成,那肯定也置换好几次了。
        母亲做的鞋子有季节性的,如棉鞋、单鞋;有大小不同的供不同年龄选择;有花色款样不同的,适应男女不同而选择;有时在鞋底的下方加钉一块胶底(皮带轮材料做的),穿着有耐磨防潮湿的功效。反正各式各样,大大小小的鞋子都可从母亲的手里做成,只要是穿过母亲做的鞋子,都说舒适美观,经久耐穿,赞叹不已。
        做鞋子是女人的一项家常事,也是一门技术,除了辛苦之外还要动动脑子,有创新意识。我亲自看到母亲在一次叠鞋底时,十五六岁的姐姐也在身边学样,母亲边做边说,鞋底有三个受力点,即足跟和前部较宽处的内外侧,在叠底时就要将新的或耐磨的布料放在这三个位置上。母亲的这些话,她虽然没有学过力学,但她做的说的都是很有科学性。
        母亲做的鞋子很多,都是自产自销,没有商家元素,亲友只要喜欢就可随意拿走。
二、纺纱织布做衣服
        小时候我姊妹多,仅穿的就要花费一大笔开支,如果都去用钱购买实在是消费不起。母亲只好把家里的陈旧被子、棉衣裤变废为宝,把它拆下来送到弹棉花的师傅那里,将硬结的旧棉花弹软去尘,亲手纺成纱,送到师傅那里织成布(称土布),然后买回染料将土布染成两种颜色,一种是军绿色(当年的军装色)供男孩穿,另一种为蓝色多供女孩子穿。从旧棉花加工后到纺纱、织布(请师傅)、漂白、染色、做成服装(有父亲的协作)这一整套工序都凭母亲的心灵手巧,起早贪黑来完成。
       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军绿色是最时髦的颜色,男男女女十来岁的我们,穿上母亲做的土布军装,上臂戴上红袖圈,拿着梭镖站在交叉要道,或背着书包上学,无不精神振奋,神气十足,别有一番滋味。
        妈妈为了幼小的我们健康成长,不知牺牲了多少个日日夜夜。曾记得一年的寒冬,爸爸清早把我从睡梦中叫醒起来做作业,只见外面黑蒙蒙的,室内纺车声音响个不停,转眼一看,原来母亲还在聚精会神的纺纱。走出卧室奶奶告诉我,“你妈妈纺纱整夜未眠,饥寒交迫,你要好好读书啊”!
        母亲离开我们的那年不到六十七岁,回想为什么这么早就走了,里面的根本原因与这无不息息相关。年幼的我们,衣、裤、帽子、书包,甚至是袜子都是用这种土布加工出来的。虽然穿着不高档,但保暖清洁整齐,全都沾满了母亲的心血。
三、打补丁
        打补丁如今听起来是一种没面子无能的表现,其实那是时代造成的。在那年代会打补丁,能把补丁打好,使补丁成为一个艺术品,也是一种能力,这不是人人都会的技艺。
        母亲是打补丁的能手,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生活压力;二是穷则思变;三是善于思考才有心灵手巧。
        解放初期,本来一穷二白的我们加上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,一个家庭常有烂衣烂裤、烂被子烂床单,除了这些常常要打补丁以外,我母亲还给我们的书包、鞋子、袜子、枕头打过补丁。她常说新穿三年,旧穿三年,缝缝补补又穿三年。在艰苦的岁月这都不是丑闻,而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。 凢是要打补丁的地方有大小之分、有部位之分、有面料之分,根据这些来决定补丁大小、面料选择、颜色的搭配,方方面面直接影响到补丁的美观。
        有一天早晨,我穿上母亲做的新布鞋上山砍柴,不测被锋利的竹签把一只鞋子内缘划开了一道约2Cm长的裂口,母亲发现后给我补好了,为了美观对称,还在两个鞋子补丁的位置各加钉一枚大纽扣,不仔细观察还以为这是一种鞋子的新款。
        父亲的裤子在屁股、膝的位置上磨破了,母亲给破损的地方选用颜色相近耐磨的布料,设计为大小对称的补丁,把缝纫机的针距调好,小心翼翼地给补好了,父亲穿在身上一点也不逊色,在那时这叫废物利用,如今商场有类似的服装,那可是时髦新款,价格还不便宜。
        母亲对打补丁有一句口头禅“细来不补,大来一尺五”,意思是对衣服磨损的地方要早补,不要等到一个大窟窿时再补,理由是磨损缺口大了,布料多了,效果差了,难看极了。母亲没有上过学,却把中医治未病的方法,灵活地搬到了日常生活,妙哉!妙哉!
        母亲一生做过的事很多很多,浅看件件平凡,细观桩桩精致,母亲无论做什么都追求完美、极致、精益求精。深受家人亲友的爱戴和尊敬。
特别推荐